第八十章 能量教你吸收它

作品:《大佬教我做大佬

    大概是經歷過了兩次昏頭漲腦,有了抗體的緣故,這次的程誠沒有過多的暈眩,就又回到了正常狀態——但是這正常狀態突然間似乎也不是很正常。

    因為他現在的視線完全是沒有的,感知倒是可能還在線,但是卻并無卵用。

    一片黑暗……應該沒可能是感覺剝離,程誠很快有了猜想。

    “唉?這次的小朋友們居然都沒有一個會發光的?這就有點兒尷尬了啊,什么都看不見的。”男聲是從程誠的左前方發出來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你們引導員都這么不缺積分的嗎?居然這次有這么多個……他們這是去哪里薅了一筆啊,我也想薅。”

    沒有聽到回答聲,但男聲卻似乎了然了什么。

    “去奸商那兒高利貸了?怎么都這么爭強好勝的,一個個的,不應該和平相處嗎?”

    這個話題沒能再繼續下去,很快就被結束了,

    “算了,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就這樣繼續下去吧……有對黑暗過敏的嗎?沒有,好,那我們繼續。

    之前也說了,你們都是菜鳥,所以別指望直接接觸能量操縱這個部分的話題,接觸這個話題,只會提前消磨你們的自信心,總之我個人是不很推薦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

    那么正規方式吧,首先要做的一點其實是去感知能量、接觸能量、與能量相聯系。

    聽起來似乎很抽象,那么就拿你們愿意理解的方式去解釋,這個辦法的第一步就是切斷自己的感知,在長期沉入到這個狀態的時候,就會感知到自己對能量的親和程度,越早接觸到能量、就是親和度越高,當然有一個基礎的時間點能量根本不會靠近,所以這段時間內談天賦和親和力毫無意義。

    所以,我們的第一個話題就是,學習自己切斷自己的感知,并且熟練運用把自己從無感的狀態喚回——我現在明確告訴你們,后面一個比前一個更重要。

    你可以花費很多時間去沉入,花多少都無所謂,但是從無感回到現實,必須是越快越好的。”

    這個程誠還是很了解的,如果出不來,必須靠別人叫醒的話,那么學得再好也就沒有什么意義了。

    “現在先講后一部分的理論知識。”

    “進入無感狀態的時候,最突出的‘感覺’其實不是感覺,而是你自己的身體——是的,能量型生命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特殊的本領,用精神抓住身體。如果感興趣的話,倒是不妨一試。

    想要從無感中出來,唯一個方法就是讓精神貼合身體,從物質上講,能量型生命體,包括我在內,所有能量型生命的最本質特征就是身體透明化、無形狀,這種情況下,感知身體的韻律,抓住一瞬間的共鳴,讓精神流入身體之中,其實也需要天賦,這往往和親和力是毫無關系的。

    希望你們的精神和身體共鳴度都高,這樣就不會出現精神沉入無感出不來,身體直接流走的情況了。”

    ……聽起來,怎么好像感知能量還成了什么危險事件一樣?

    程誠再次拿好幾個線頭做出了撓頭動作。

    “咳,這是在以十萬年為單位的感知能量時才會出現的情況,所以你們應該暫時沒必要擔心這個問題——相比起這個,讓精神貼合身體憑感覺,這個跟別人都是講不出來的,只有自己才能完美了解自己的身體和精神,那么接下來就進入正式主題了。

    進入無感狀態之后,怎么感知能量,能量們自己會告訴你這個問題,所以我需要做的,就是幫助你們進入無感——這也是感知能量的過程中,幾乎最難的一點。

    當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也有不少會覺得從無感中回歸更難,但大部分能量型生命還是贊同這一點的。”

    停頓只持續了一瞬間,聲音便再次響了起來。

    “怎么從現在的狀態進入無感,鏟除自己的感知跡象呢?

    經過我和幾位先天神明多年以來的總結,有一個非常統一的標準,以及一個成功率最高的辦法。

    標準很簡單,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聽不見、什么都無法感覺,基本是失去了作為生命的特征,開始有一些難以形容的光芒向你匯集,這個時候無感就完成了。”

    ……那么辦法呢?

    “進入這個狀態的辦法就是忘記自己的感知,甚至是自己,直到達到之前所說的那個標準,這就是無感狀態——但是真要通過自己進入這個狀態,非常困難,所以我們開發了專門的練習專用道具,可以加快時間倍速,一般正式進入試用期的時候才會發到你們手上,不過早點發也是沒差的。”

    程誠的線頭上瞬間多出了一個小珠子——是個純白色、還正在發光的小珠子,并不能夠照亮周圍,但是能讓程誠看到它,以及別“人”手里的它。

    環繞周圍一圈之后,程誠不用數都知道這里的“人”數少說也得是千把往上。

    ……畢竟剛才他有種身在高中開學典禮的感覺。

    小珠子的密集程度已經快到了能讓密恐原地昏迷的程度了!

    “時間加速是它的一部分功能,現在已經打開了。其他功能可以自己開發——引導者會盡力回答問題的。

    好了,大家可以開始忘記了。”

    唉?這么隨意的嗎?

    程誠盯著那個小珠子,也不知道怎么樣才是忘記,渾渾噩噩地過了一陣之后,才意識到是……“忘記一切”。

    自然也包括他手上的這個珠子了。

    大概是拋開珠子,什么都不再去想的時候,周圍瞬間就變得一片黑暗了。

    在黑暗中流失了多少時間,程誠也是一概不知,似乎很快、似乎又很慢,程誠感覺自己的一切都慢了起來,一些跳躍的亮點跳到了他的周圍,然后慢慢的轉起了圈,亮點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它們似乎是在呼喚著程誠,要讓他和它們一起舞蹈。

    他不由自主地開始跟隨光點們運動起來,運動的速度開始是很慢的,但之后便變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后,幾乎是快到了極致,光點們主動投入到了程誠之中,代表著程誠的光點壯大起來、吸引更多的光點,再旋轉、運動,更多的光點投入到程誠這里,讓他旋轉地越來越快了。

    似乎永無停歇的運動很快就被動停了下來——程誠意識到了,他應該離開這里了。

    沒有光點在催促他離去,甚至它們更加喜聞樂見的是讓他留在這里,可是程誠卻感覺自己并不能長久地逗留,他下意識地開始脫離開固定的軌道,到了一條從未旋轉過的道路上,很快,他抓住了一點靈感,迅速融入了進去。

    視線、感知、聽覺似乎是一起回復了——其他都不甚清晰,只有那個小珠子的白光在此時顯得異常明亮。

    隱約之中,似乎有個熟悉的聲音說著這樣的話……

    “原來這就是這批最強的那個啊,確實素質不錯,知道點到為止——那就送你一程吧。”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