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妹妹來敲門

作品:《權路風云

    夜晚,繁星點點

    窗外的山風悠悠的吹進來,張清揚躺靠在度假山莊的木床上,感覺很疲憊。 爬了一天的山,腿有些酸,肌肉甚至都在突突跳著。要是這時,來個盲人按摩該有多好。

    張清揚正這么想著,忽然聽到一陣敲門聲。

    “大哥,我可以進來嗎?”門沒關,張清揚抬眼看去,見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子,個子很高挑,身穿一條緊身的紅裙子。

    門口有些暗,看不清長相,當然,張清揚也沒想看清長相。

    “有事嗎?”張清揚問。

    女孩子提著一個木桶走進門,熱情地說:“大哥,山莊給每個客人準備了免費的泡腳服務。我叫小紅,會按摩,可以給你解解乏。”

    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張清揚坐起身,輕聲說:“好,那就泡泡吧。”

    小紅喜出望外,立即回身帶上了門。張清揚還只是大學畢業,接觸社會少,并沒有把女孩子關門這個動作當回事。

    小紅走到床邊,站在了燈下,暈黃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張清揚這才看清了她的長相。不算特別美,但也眉清目秀,最引人注目的是皮膚,很白,很細膩,還泛著淡淡的紅暈,不知道是不是紅裙子襯的。出于男人的本能,張清揚的目光順著小紅的脖子往下掃了一眼,落在她微微高聳的地方。

    不對,微微高聳……她好像未成年,難怪眉眼之間像是沒長開的樣子。

    “怎么這么小就出來兼職啊?”張清揚問。

    “大哥,我不是兼職,我就是專門做這個的,家里窮嘛。”小紅尷尬地笑了一下,說:“大哥,你把腳放進來吧,我給你揉揉。”

    雖說社會發展越來越好,可還是有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張清揚心生感慨,對眼前未成年的女孩子,也多了幾分心疼。

    他答應了一聲,把腿垂下去,腳放進了木桶里。木桶不大,里面盛著一半的溫水,腳泡進去,很舒服。

    小紅蹲下來,一雙小手放在張清揚的腳上,輕輕捏了兩下,張清揚感覺全身都舒適的放松下來。

    捏了幾下腳,小紅的手就開始捏張清揚的小腿,那正是他全身上下最累的地方。她下手很輕,還是捏的他有些疼。他好歹也是個男子漢,疼也不好意思叫出來,就忍著。好在小紅也沒捏幾下,手就繼續往上游走,到了他大腿上。

    她越摸越往上,手就要往張清揚關鍵部位探過去,本來沒多想的他,激靈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要干什么?”張清揚皺眉問道。

    其實他血氣方剛的,女孩子的手又很有技巧,他心里多少是有些異樣。只是心里想著,人家還未成年,他不該產生齷齪的想法,才強行了壓了下去。

    “大哥,我不光會捏腳按摩,我還會腎保健。”小紅低低地說:“你別看我年紀小,該會的我都會。大哥,客人洗腳是免費的。只有我給你做腎保健,我才能賺錢……”

    小紅可憐巴巴地看著張清揚,“求求你,我技術很好的,大哥,只要五百塊就行,我保證讓你滿意。”

    說著,小紅就動作利落的脫掉了長裙,裙子里面竟然什么都沒穿。即將發育完全的身體徹底暴露在張清揚面前,這種畫面對還沒有完全接觸過女人的張清揚來說,實在過于刺激。他的大腦嗡的一下,血液上涌,差點就不受控制的把小姑娘按倒。最終,理智還是戰勝了慾望。

    “胡鬧!快把衣服穿上!出去!”

    “大哥,你試試唄!我們鄉下姑娘和城里的不一樣,你試試!”

    “走!再不走我要不客氣了!”張清揚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他用力的揮手,同時把腳從水里拿出來,抖了抖水,拿起床頭的毛巾擦了擦。

    見張清揚確實厭惡,小紅只好又把衣服穿回去,低頭來拿木桶。

    “還沒成年就干這種事!你以后還怎么做人?”張清揚皺眉問。

    還有那些奸商,竟然利用小姑娘,張清揚的心底不禁燃起了熊熊怒火。

    “誰還管的了以后。”小紅抬頭嘀咕了一句。

    “你們這么做是非法的。”

    不行!他不能任由這種事情發展下去。張清揚拿起枕頭邊的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聽到免提的嘟嘟聲,看到屏幕上的幾個數字,小紅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慌。

    “大哥,求求你別找警察!”小紅撲過來,想要搶手機,被張清揚躲開了。

    “不找警察,就看著你們在這里干害人害己的事?”張清揚問。

    小紅見實在搶不過張清揚,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哀求道:“大哥,我求求你了,我還要靠做這個給我爸爸看病呢。我還得供弟弟妹妹上學,要是沒了收入,我們一家人可怎么辦?”

    看到小紅滿臉的淚水,哭的凄凄慘慘的,張清揚心頭不由得一軟,默默的按斷了電話。

    小紅好像生怕張清揚反悔,他一掛斷電話,她立即就端起桶來,跑出去了。張清揚張了張嘴,想留她再問問情況,幫幫她,等他穿上鞋出去,小紅已經沒了蹤影。

    回到房里躺上了床,張清揚接到一個電話,是父親的秘書打來的。

    他說:“您父親說,您可以回去了,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謝謝,知道了。”

    結束通話,張清揚心里五味雜陳。他父親姓劉,他姓張,他是一個私生子。前幾年剛知道生父是誰,他是很排斥的,可如今,他卻要走上他給自己鋪就的路。當然,也不是說從此必定青云直上,未來一定還有很多棘手的問題需要他自己去處理。

    社會上還有像小紅這樣的可憐人,此時此刻,他也暗下決心,等他走上仕途,一定要有一番大的作為。

    夜漸漸深了,張清揚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小紅脫下長裙的一幕。他發覺自己哪怕是想一想,心里都說不出的悸動。他越想忘記那個青澀是身體,就越揮之不去,而且那個身體,漸漸的和另一個女孩子的相重合。那個女孩,是他的初戀,就差那么一點點……張清揚想著那個令人激動的夜晚,他擁抱著青春靚麗的初戀,怎么也壓抑不住相思。

    五年了,他們曾經約定,就在他大學畢業以后,他們就結婚。可是,她卻已經嫁人了。她說過,她永遠都是他的女人。難道他們之間就這樣結束了,那個最溫柔惹人疼愛的女孩子,他永遠都無法得到了嗎?

    ……

    第二天,張清揚結束了這場旅行,返回自己度過五年大學時光的京城。再跟朝夕相處的老師同學們告個別,他就要回家鄉任職了。

    這晚,黃昏的時候張清揚擠進地鐵,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個會對他的仕途產生深遠影響的女人即將出現在他眼前。

    地鐵到了崇文門站以后,張清揚坐在位置上,無聊的低頭看著手機。車上的人,則不分男女,同時被一個剛上來的女人吸引了目光。

    她長的實在過于出眾,精巧的五官簡直堪稱完美,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明明長著一張嬰兒一般嬌嫩的臉偏偏又身材火辣,真是一個讓男人垂涎,女人嫉妒的尤物。

    大部分的男人當然是偷偷掃向她高聳突出,似要撐破衣服的山巔。

    女人在眾人的注視下,往張清揚這邊走過來。

    張清揚聞到了一股怡人的清香味,自然而然的抬頭,不想,竟看到這么難得一見的美女。

    這真是個讓人沒辦法移開眼睛的女人,她的存在,就是誘惑男人犯罪的。

    張清揚正這么想著,剛要起身紳士的給女人讓個座,忽然聽到她輕輕的叫了一聲:“啊,你干什么?”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