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發動機禁售

作品:《撿到一個星球

    就是在這晚過后。

    蘇蕓對自己的態度,變得有些冷淡起來。

    陳今不說跟她普通地親熱,連他的一些個人物品,都被要求拿了回去。

    日常的問候跟聯系也少了很多。

    “不就一個身份么?再說我這身份也不能說是假的,坐火車、坐飛機都能用,也是真的身份……就是腦袋轉下彎就能接受的事情?”

    陳今心里說道,想給蘇蕓做做思想工作。

    但他發的微信消息,有三句回一句,觸及關鍵話題便選擇不搭理。

    搖了搖頭。

    難辦。

    怎么就這么難辦?

    以他的身份,竟然還有拿不下的女人?

    這話說出去誰會信。

    他龐大的事業、手上一整顆的星球,乃至一整個的宇宙,只能一直攢在自己手里,沒有繼承人來繼承?

    究竟是誰的問題。

    想了想,陳今覺得還是他自己身上的問題。

    “我還是太過猶豫不決了,太過在意別人的感受。”

    “霸道!男人就該霸道一點,尤其在女人面前。”

    “面對最后一道防線,該突破就突破,不然就是禽獸不如。”

    “再這么優柔寡斷下去,我恐怕得單身到30歲以后。”

    想到這他又嘆了口氣。

    人呢,在掌握了一定資源,擁有了一定底氣的時候,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應該學會放飛自我,而不是自己把自己給束縛住。

    適當的膨脹有益身心健康。

    而且多數女人是種口是心非的生物,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再幾句甜言蜜語哄哄,過幾天又會和好如初。

    “叮~”

    手機收到一條消息。

    “親愛的,最近有空么?好久沒見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心碎。”

    下面還有一張美人憔悴的照片。

    袁麗!

    這是這幾個月來,她第n次主動找自己了。

    或者說自那場芭莎慈善夜活動結束后,僅僅過去了幾天,袁麗就發來問候消息,問他“在忙什么”、“還好么”、“最近怎么樣”等等問題。

    過去一個月不到。

    她問的頻率最高的問題就是“我們見一面好么”、“有沒有空”。

    不過這時陳今并不是空窗期,只是偶爾回她幾句,找些借口說沒空,兩人已連續幾個月沒有碰面……陳今本質上不是那種花心的人,他想認真對待感情,不想傷害更多的人。

    袁麗卻不厭其煩地找他,今天又發了一條。

    想了想,陳今回道“袁麗,你忘了我吧,我不是什么好男人,為什么纏著我不放?好男人其實很多。”

    “忘不了,我心里只有你一個,容不下其他人了。”袁琳立刻回道。

    “我之前對你說過的話你忘了么?我是想開個花園的男人,三千弱水我要打走一桶,你忍受得了么?”

    “我……我不知道,但我最近在研究中東一些國家的婚姻文化,也看了很多傳統文化的書籍,我覺得,雖然有些東西是很難接受,但存在即合理,結局也不一定就是悲劇……我覺得,也不是不能接受。”

    作為一名現代女性,袁琳完全不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但這幾個月的時間,她確實研究了中東文化,看了很多關于z國古代婚姻的書籍。

    當然看得最多的,還是無數個女人圍著一個男人轉的宮斗劇。

    《美人心計》、《后宮珍嬛傳》、《延喜攻略》等等。

    以前對這些“糟粕”不屑一顧的她,可謂看得如癡如醉。

    尤其是《延喜攻略》,她經常把自己代入女主或其他重要角色上,假設如果那是自己她會怎么贏?假如陷入絕境,她會怎么翻盤?

    她要怎么做,才能獨得大豬蹄子的寵愛?

    ……等等等等。

    她想了很多很多,翻看了很多劇評,研究了無數攻略,陷入其中無可自拔。

    最終在這些現代人拍的電視劇的毒害下……她的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而且研究的多了,她逐漸變得自信起來,對于自己的真龍天子,到底擁有幾個女人,不再像之前那么擔憂、懼怕……她腦子里全是攻略,誰怕誰?

    誰是女主、誰是炮灰,得過過招后才見分曉。

    hat?

    看到這條信息,陳今的眼睛睜大起來。

    “袁麗,你微信是不是被人盜號了?”

    “沒有啊,剛剛那些都是我說的啊。”袁琳臉一紅。

    “所以……你想通了?”

    “嗯,想開了,只要能跟自己愛的人在一起,我可以過傳統一些的生活。”

    噗!

    陳今覺得自己體內老血真要噴出來了,回道“行、行吧,我這些天都有空,后天……不,明天,你開車去別墅那邊吧,我打電話讓門衛給你開門,你在別墅里面等我。”

    “好!”

    袁琳驚喜的蹦了起來,揮舞起了粉拳。

    耶~!

    耶~!

    陳今擦了擦腦門的,忽然悟通了一個道理。

    男人,確實是要霸氣點好。

    ……

    幸福天苑。

    傍晚回到家。

    老媽何麗有些訝異“你在陽光小區那邊,跟岳父岳母一家不是住的挺開心的么,怎么背著東西回來了?”

    “想老媽你了行不?”

    “行,你小子還算有良心。”何麗笑著拍了下他的肩膀。

    走到餐廳。

    陳今驚訝的發現,往日從來不喝酒的老爸陳剛,居然在一杯一杯地喝著酒。

    而且喝的還是高酒精度的白酒。

    酒量不行的老爸,不過幾杯下去,便滿臉通紅,身體搖搖晃晃。

    “這是怎么了這是?”

    “媽,這個時候,媽怎么沒吼老爸兩句,勸他別喝?”陳今詫異地看著老媽道。

    何麗卻嘆了口氣道“讓你爸喝吧,他心情不好,大醉一場,再好好睡上一覺,對他來說可能會舒服點。”

    陳今吃了一驚,看著一杯接一杯的老爸“這到底是怎么了?受什么打擊了?”

    砰!

    陳剛一拳砸在桌子上,盤子哐當作響“不就是民用航空發動機么,你們西方不賣,我們z國人自己造!”

    老媽何麗則在陳今耳邊,說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老爸所在的商飛公司,研發的第一款國產大型客機c919,歷經五年的試飛之后,拿到了國內國外的試航證書,今年便能投入批量生產,進入民航市場服役。

    就在這個當口,為了打壓z國民用大飛機的發展,量產c919所用的從法國進口的賽峰集團生產的lex發動機,突然遭遇禁售!

    由于發動機斷貨,c919的批量生產瞬間遭到打斷。

    如此打擊之下,不說老爸陳剛,整個商飛公司,都陷入到無奈、屈辱與激憤之中。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