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節制點

作品:《沒辦法才入的抓鬼坑

    沒過多久彭露露還是找到了曾宏偉的住處,估計也是知道了什么,見到彭露露的時候劉曉東趕緊讓她先上秦荷的身再說,他需要彭露露去當這個“針”。

    “我就說秦荷姐肯定出事了,都怪你。”

    嘴上雖然在埋怨劉曉東,但彭露露還是先按照劉曉東的指示上了秦荷的身。

    “要怪我也等我解決之后你再來怪我吧,先按照我說的來做,等下你可能會有點難受,但為了救你的秦荷姐你得忍耐一下。”

    劉曉東也只是讓彭露露稍微有個心理準備,并沒有等彭露露的回復已經開始了動作。

    話剛說完,劉曉東就并指在秦荷的額頭中間筆畫起來,隨著一聲喝,彭露露只感覺自己似煉獄之火在燃燒,隨即她的身體也變得不受自己控制,在劉曉東的體外牽引之下,彭露露像一條泥鰍一樣穿梭于秦荷的體內。

    單純的讓彭露露上秦荷的身頂多只能像借尸還魂那樣讓秦荷的身體機能不死去,穿針引線的活還是得劉曉東來完成才行。

    為了防止牽引的過程當中死氣從秦荷的天靈蓋泄露,劉曉東另一只手還得以泰山壓頂之勢覆蓋秦荷的頭頂,雙線操作之下五分鐘不到額頭已經沁出了汗水。

    “露露,忍著點,很快了。”

    五分鐘的時間劉曉東還只是把碎片聚集到一起,接下來才是關鍵,而且如果不盡快劉曉東自己也堅持不了多久,因為這所謂的“線”完全來自自己的陽氣,為了加快速度,彭露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劉曉東的話也只是讓彭露露安心而已,因為彭露露現在連話都說不了。

    死魂的碎片此刻像漂浮在太空中的太空垃圾,在劉曉東的操作之下快速游離,劉曉東現在就像是在弄一張拼圖,而且是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的拼圖,碰到錯誤的還得拆除重新尋找正確的,在這個過程當中秦荷自然也受傷了,七竅都開始有血跡。

    劉曉東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看來自己還是太心急了,著急就容易出錯,接下來劉曉東稍微放慢了一下速度,只為了更加精準的找到對應的碎片。

    四十多分鐘過去了,劉曉東終于將死魂給拼接好了,為了保證百分百的愈合,劉曉東留了一絲陽氣給秦荷當做養料。

    把彭露露抽出來之后劉曉東已經變得氣喘吁吁,不僅衣服都濕透了,嘴唇也變得煞白,本來還有最后一道工序要做的,但是現在的劉曉東已經沒有精力在進行接下來的操作了。

    彭露露從秦荷體內抽身的時候總算恢復了,只不過看著劉曉東那模樣她也沒有什么辦法。

    “露露,你先照看下秦荷,我撐不住了。”

    劉曉東撐著身體離開了房間,跟曾宏偉說了句已經沒事了之后就倒下了,連準備說出秦荷還躺在浴缸里面的話都還沒說出口,嚇的曾宏偉趕緊探了探劉曉東的鼻息,呼吸還在,不過看著劉曉東那模樣,又看了看秦荷所在的房間,曾宏偉還是先背著劉曉東去了醫院,不然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劉曉東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國慶假第五天了,看著手上的針頭,劉曉東笑了笑,雖然這沒有什么用,但至少也為自己提供了葡萄糖,不過他的肚子此刻已經打了鼓,曾宏偉居然不在,劉曉東摸了摸枕頭兩端,找到了自己的手機,只好自己點了個外賣。

    “兄弟,你這也太無情了吧,把我一個人丟在醫院里面。”劉曉東點完外賣之后給曾宏偉打了個電話,聲音極度委屈“按照常理來說,這會你不是應該坐在床頭等我醒來的么”

    “你別騷了,我倒寧愿守在醫院里面。”

    -原來曾宏偉把劉曉東送到醫院檢查之后醫生說沒事,只是腎虛過度,修養就好,所以曾宏偉又趕回去處理秦荷的事情去了,這會他正在住的地方盯著點滴。

    一聽到這里劉曉東滿腦袋的黑線,這醫生什么水平啊,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失去了陽氣,好像和腎透支也差不多……等會要是有護士進來,劉曉東都不好意思抬頭了。

    “秦荷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了,不過因為你這貨把人家丟到了水里面,已經感冒了,現在在打點滴,所以我還得守著給瓶子才行。”

    劉曉東嗯了一聲,沉默了片刻之后繼續說道:“說真的,你對秦荷是什么態度。”

    “談不上什么態度,至少不討厭,突然問這個干嘛”曾宏偉以后的問道。

    “沒事,你清楚你自己心里的想法就行,我可是犧牲了自己的陽氣救她,你得買補品補償我才行,那沒事我就先掛了”

    其實這幾個月下來,劉曉東看的出來秦荷確實是喜歡曾宏偉的,不只是單純的說是姐姐對弟弟的那種喜歡,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還沒有十足的把握控制住她體內的死魂,劉曉東倒挺樂意撮合她們兩個的。

    不過從這次“縫補”的過程當中劉曉東倒是可以確定一點,秦荷體內的死魂已經不再受之前那人的約束,而且自己也留了一道后門,等自己恢復了應該可以想到辦法完全處理好這件事情,如果能讓秦荷重新見到陽光的話就更好,那曾宏偉這子身邊就多了一個貼身保鏢了。

    劉曉東閑的無聊,打開了手機瀏覽器準備看下新聞,剛打開瀏覽器手機通知欄那里就蹦出了許多條通知,安卓系統的開放性讓很多程序連提權都不需要,能像流氓似的瘋狂像用戶推送廣告或者其他信息,開發者到時開心的很,用戶就很難受了,不過聽說好像有關部分約談了這些開發者,不允許再這么恣意妄為,但估計如果不用強制手段,這群安卓開發者們還是不會怎么收斂。

    看著那滴滴的通知,劉曉東也只是無奈的感慨一下,一則“男子離奇死亡,尸體于今日在河里發現,死者身份初步調查為市人,死因還在調查當中。”的新聞映入了劉曉東眼中。

    這是一條本地新聞,那條河劉曉東知道,之前寢室四人去買電腦的時候去過那里,稍微在意的就是那死者居然是和自己一個地方的,不過劉曉東也只是嘆息著搖了搖頭,怎么自己變得跟柯南一樣了,到哪哪就有死人的消息。

    劉曉東看了看架子上的藥水瓶,點滴已經所剩不多了,只好呼叫護士來幫忙拔掉針頭,他現在可不想自己動手去操作這些事情。

    看著那護士看自己的眼神,劉曉東知道她眼里表達的意思,尷尬的笑了笑,“護士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都還沒有女朋友呢。”

    劉曉東不說還好,一說那護士臉都紅了,咳嗽了下之后說道“那你更應該節制下,然后找個女朋友吧,我覺得你應該還是挺容易找到的。”。

    ……

    劉曉東干脆還是不說話了,等下越說越說不清楚,估計要是換成童智那家伙,這會肯定會接上一句“那你做我女朋友吧。”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