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此生不負

作品:《一世狂兵

    他不顧她求饒與掙扎,硬生生把她杵了。

    制服這種驕傲的女人,不需要跟他談情說愛,要的就是這種膽量跟魄力。

    事后,蕭天擎靠在床上抽雪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

    她啜泣著,“你明明不是這樣的人,你為什么要這樣?”

    “對你,我不需要客氣。”蕭天擎摁著她的重要部位,冷笑著說。

    陸曼受到了無數點傷害,心里非常難受,哭的更慘了。

    蕭天擎說道:“我會來迎娶你,但如果你想得到我的愛,就放棄你現在的地位。”

    他起身穿褲子走人,很冷酷的操作。

    “別走!”陸曼想要拉住他,但被他甩開了。

    經歷了俱樂部的風波,陸曼對蕭天擎不可能無動于衷,這是蕭天擎仰仗的東西。

    陸曼哭的很傷心,她努力了這么多年,不可能說放下就放下。

    可如果不放下的話,他就得不到蕭天擎的愛,也得不到婚姻的幸福。

    第一家族蕭家向陸家提親,陸家長輩非常看好這樁婚姻,她也無法拒絕。

    可如果她拒絕的話,她雖然能保住生意,可卻會失去這名讓她唯一心動的男人。

    她很厲害,她一個電話就已經解決掉了馬昂。

    此時馬昂已經被關押起來,面臨他的極有可能是槍斃。

    但是她卻對蕭天擎無可奈何,這個男人過去做的事神秘,此時的家族也很神秘。

    尤其是現在被第一家族認為嫡子,這操作真讓人窒息。

    嫁入第一家族是所有京城名媛的夢想,甚至很多年輕女性,想要直接嫁給家主蕭衍。

    但蕭天擎的張狂又讓陸曼擔憂,自己嫁過去會不會幸福?他會不會只是發泄他的那種獸性?

    這晚,對陸曼來說是煎熬的,異常煎熬。

    她想了很多,但幾乎所有的事情都離不開蕭天擎的身影。

    俱樂部那天,他的表現實在是深入人心了,如果沒有他,自己就死在那座山上了。

    第二天一早,她主動去了蕭家。

    趙馨兒與木子柒出來迎接她,蕭天擎在大堂端坐,直到她出現,他才得意的起身。

    “曼兒神色憔悴,昨天沒休息好嗎?”蕭天擎心疼的問道。

    陸曼原本萬般怨氣,在此刻也化為烏有,她哭著撲進他懷中,“我都聽你的,只要你不離開我。”

    蕭天擎早想到了這點,拍著她的后背道:“放心,此生不負!”

    陸曼等的就是這句話,當即埋頭在他懷中。

    蕭天擎則勾起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上去。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蕭天擎接手了陸曼的生意,放開對傅聰的封鎖,引歐洲的資金入華。

    隨后,他又讓柳媚通過曹家把擎天集團引入京城,再利用陸曼的商會打開通道,把擎天集團徹底鋪開。

    擎天集團有很好的底子,又有陸曼的商會開路,很快就在京城站穩了腳。

    陸曼成為蕭天擎的未婚妻之后,開始不再經常拋頭露面,也漸漸放下許多生意。

    她培養了兩個接班人,一個是擎天集團的總裁柳媚,一個是新崛起的曹子晴。

    曹子晴這個女人是個多面手,玩的了琵琶,做得了生意。

    金城局勢漸漸穩定,蕭天擎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

    終于,迎來了蕭天擎與陸曼的婚禮,這算是場盛世婚禮,因為是京城兩個最大的家族聯姻。

    當日,婚禮在蕭家老宅舉行,昔日的王府,再度恢復繁華。

    門前車水馬龍,門口,蕭天擎戴著大紅花,穿著新郎服,笑著迎賓。

    “恭喜蕭先生喜結良緣。”

    “恭喜蕭先生拿下第一美女。”

    祝賀聲不斷,蕭天擎也喜氣洋洋,今天的確是他的好日子,他開心。

    可隨著一群熟悉的面孔出現,他的神色尷尬了起來。

    海城的韓輕雪、楚璃與羅嬌嬌來了,柳城的刀嵐來了,鷹城的宋少君與清盛的袁青衣,都來了。

    袁青衣最新上來說道:“天擎,你大喜的日子不請我們,可說不過去啊!”

    “我正準備去找你們,沒想到你們這就來了。”蕭天擎滿臉的尷尬,他是真沒想到這幫娘們約好了一起來。

    刀嵐笑著說道:“別緊張,我來就是想目睹天下第一美女,到底配不配這個稱呼。”

    “我們也是!”眾女一起說道。

    蕭天擎無奈,只好咽了口唾沫,把大家請到里面去。

    羅嬌嬌進去的時候,他敲了敲拉了拉。

    很快,蕭家他的房間內,他抱著羅嬌嬌坐在身上,一邊賣力一邊問:“她們到底怎么回事?”

    “青衣姐組織的,她說你把她扔在金三角不管了,她再不出現就變老了。”

    蕭天擎明白了,原來是所有美女同時感覺到了危機。

    他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這些天來他的確是忙于張羅這邊的事情,忘記了其他人。

    他摸著羅嬌嬌的臉蛋問道:“難你呢?是不是也怕我不要你?”

    “沒有啊,我就是想你了。”羅嬌嬌笑了笑,她很開心。

    蕭天擎于是用了用力,羅嬌嬌頓時驚呼了起來。

    直到外面來催,蕭天擎才匆匆解決。

    隨后,他整理自己的大紅新郎官衣服,然后去蕭家正堂拜堂成親。

    蕭衍坐在高堂上,旁邊坐了個美婦,說實話這也是蕭天擎第一次見。

    聽說蕭衍的女人比他還多,以前也都是華夏數一數二的,他根本搞不清楚哪個是哪個。

    沒有搞什么迎親這套,陸曼早上就被接到南房,他去背到正堂。

    不是他不想迎親,而是因為京城的交通實在是無奈,可能早上出發,要到晚上才能到家。

    一進門正堂,準備看陸曼的人群就紛紛發出一片驚呼聲。

    今天的陸曼美出了天際,可以說是天上地下都沒有的那種。

    標準的美人鵝蛋臉,大眼睛高鼻梁,并不小的嘴巴,搭配巧妙的耳朵。

    有人說五官端正,可人家這叫精致,就像是造物主偏愛那般。

    刀嵐撐起的身子再度坐了回去,笑著對周邊人說道:“我認了,輸給這樣的女人,我心服口服。”

    眾女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就連韓輕雪這樣驕傲的女人,也服氣的催下頭。

    陸曼做蕭天擎明媒正娶的女人,沒人有異議。

    只是大家的心里,都不怎么好受。

    說實話,蕭天擎也頭大。

    倒是蕭衍看出了他的窘迫,閃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要做人生人,何必拘泥小節?”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