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十三章 番外,小戰風 38

作品:《總裁太要命

    黃翊寧還是第一次坐上這種超跑,她趁著蘇梓晟沒上車前,環顧車廂了一圈。

    等蘇梓晟拉開駕駛座的車門上車后,黃翊寧立馬收回視線。

    “黃小姐,你喜歡吃什么?”蘇梓晟突然問道。

    “我不挑食,什么都喜歡吃!”黃翊寧微笑著回答。

    “好!”蘇梓晟應了一聲。

    緊接著,黃翊寧就在公司同事羨慕的眼神中,坐著蘭博基尼離開眾人的視線。

    不多久,蘇梓晟載著黃翊寧來到海城市中心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前。

    蘇梓晟停下車后,推開車門下車,緊接著他繞過車頭來到副駕駛座前,幫黃翊寧拉開車門。

    黃翊寧還是第一次被這么紳士地對待,她又驚又喜,下車后笑容甜蜜地道謝。

    蘇梓晟微微一笑,說了聲不客氣后,便領著黃翊寧走進餐廳。

    黃翊寧以前只在那種低檔連鎖西餐廳吃過牛排,她還是第一次到這么高檔的西餐廳用餐。

    雖然整個用餐過程她極力表現地很自然,但是她的笨綽還是落在蘇梓晟的眼里。

    蘇梓晟默默觀察了片刻黃翊寧后,微笑著問道:“不喜歡這家餐廳嗎?”

    “沒,沒有!”黃翊寧微笑著搖了搖頭。

    “黃小姐,你是海城人嗎?”蘇梓晟突然問道。

    “是的!”黃翊寧點了點頭,隨后說道:“蘇先生,你不用跟我客氣,你叫我翊寧,或者寧寧都可以!”黃翊寧笑著說道。

    “那好,你也不用蘇先生蘇先生這樣叫我,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好!”黃翊寧矜持地點了點頭。

    “黃小姐,你說你是土生土長的海城人,而我在海城也待了很多年了,但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卻在科倫坡,這緣分是不是很奇妙?”蘇梓晟再度問道。

    “是的!”黃翊寧笑著說道:“不過,如果不是在科倫坡,我們即使生活在一個城市,但是所處的交際圈不一致,遇不到也不奇怪!”

    蘇梓晟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黃翊寧覺得蘇梓晟今天的情緒似乎有點低落,“蘇梓晟,你是不是不開心?”

    蘇梓晟很意外,黃翊寧居然察覺到他的情緒。

    “你怎么看出來我不開心?”蘇梓晟沒回答,反問道。

    “就是感覺你今天有點不開心!”黃翊寧看著蘇梓晟,小心翼翼地試探地問:“如果你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說,雖然我可能給不了你好的建議,但是我會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謝謝!”蘇梓晟笑了笑,低聲回道:“我沒有不開心,我挺好的!”

    聽到蘇梓晟這話,黃翊寧心里有些失望,但是她也沒有強求,“好!”

    用過晚餐之后,蘇梓晟就把黃翊寧送回家了。

    黃翊寧也是在跟蘇梓晟道完別之后才想起,天哪,她完全把跟戰風的約定忘光了。

    想到此,黃翊寧連忙掏出手機,給戰風打電話。

    等手機一接通,黃翊寧也不等戰風有何反應,急切地問道:“戰風,對不起,傍晚下班的時候有人來接我,我就把我跟你的約定忘記了。對不起對不起,你現在還在商城嗎?”

    “當然沒有了!”戰風聲音溫和而磁性。

    “那就好那就好,對不起哦,我真不是故意的,下回……下回我再多請你吃晚餐好不好?”聽到戰風沒有等自己后,黃翊寧松了一口氣,她想這都快晚上十點了,戰風沒那么傻會在商城等自己這么久。

    “好!”戰風應了一聲。

    “那你早點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黃翊寧連忙又說道。

    “好,你也早點休息,晚安!”

    “好,晚安!”

    黃翊寧與戰風道完晚安后,立馬將手機放進兜里,小跑進小區。

    而商城走道里,戰風與黃翊寧通完電話后,他從休息椅子上站起身,轉身走出商場。

    黃翊寧覺得戰風沒那么傻,他不可能會呆呆地等她這么久。

    可這世上總有那么幾個傻人,明知道對方忘記不會來了,他還是會在約定的地點一直等到對方給他回應。

    戰風剛走出商場,這時,郭思淼的電話就打來了。

    “戰風,你晚上去哪了,我去,我打了你這么多電話你都沒給我回應,你什么意思?”

    “找我有事嗎?”戰風狐疑地問道。

    “我找你能干嘛,當然是找你聊天了,你趕緊過來!”郭思淼大聲催促。

    “好!”戰風掛斷電話后,他看了一眼手機屏幕上的時間,現在已經十點十分了。

    很快,戰風乘車來到他與郭思淼合開的一家高檔俱樂部。

    郭思淼一看到戰風,他立馬激動地走上前,一手勾住戰風的肩膀,伸出另外一只手問戰風要手機,“戰風,你在搞什么?你為什么要把我的那個手機號拉進黑名單,你知不知道一晚上我給你打了多少個電話?快把你的手機拿出來,我要從黑名單里出來!!!”

    剛才戰風擔心郭思淼不停地給他打電話會讓他錯過黃翊寧的電話,所以他把郭思淼的手機號碼拉進了黑名單。

    “行了,我一會兒再把你拉出來!”戰風沒掏手機。

    “我去,戰風,你手機里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秘密啊?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以前你的手機都是任我看的!”郭思淼一副受傷的樣子。

    “你少給我惡心!”戰風無語地推開郭思淼。

    就在這時,厲唯一的聲音從后面冒出來,“喵哥,我就說你喜歡的是我哥吧,你還不承認!”

    聽到厲唯一的聲音,郭思淼立馬急了,不用戰風推他自己跳離戰風,然后走到厲唯一面前說道:“唯一,你在說什么呢?我跟你哥那是好兄弟,可以穿同一條褲子的好兄弟!”

    “郭思淼,什么穿同一條褲子,你不嫌棄惡心我可嫌棄惡心?”戰風皺著眉頭不滿道。

    “戰風,我正在跟唯一解釋我們的兄弟情,你不要再這個時候打斷我!”

    郭思淼正說著話,這時,一個熟悉的人影正好走過來,戰風在看到那人后,目光開始追逐那個人。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